锐钛型钛白粉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锐钛型钛白粉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请借我一抹微笑摆渡这沧桑尘寰

发布时间:2020-07-13 12:02:48 阅读: 来源:锐钛型钛白粉厂家

核心提示:太多的伤,难诉衷肠,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。      ——许嵩《庐州月》      黄昏在人影攒动中渐渐消退,木叶不忍秋风的呼唤掉落纷飞,丛深处,蛩声唧唧。那抹残月,倾尽余辉,然晓风似不知寄宿何方,寂...  太多的伤,难诉衷肠,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——许嵩《庐州月》

黄昏在人影攒动中渐渐消退,木叶不忍秋风的呼唤掉落纷飞,丛深处,蛩声唧唧。那抹残月,倾尽余辉,然晓风似不知寄宿何方,寂寞了夜归人的步伐。不曾想,孤单就像连锁反应,杯盏里的金颜玉液,不知何时,已散尽了温度。

曾经以为,虔诚的供养,即可换来今生的安逸;曾经以为,虔敬的祭拜,即可换回今世的祥和。可谁又能左右,红尘岁月里,荆棘丛生?那一道道难以诉说的伤痕,那一夜夜疲倦难眠的黑眼圈,似乎唯有自己是最后的渡口。风过,纷飞了落英,也凌乱了容颜;雨落,泥泞了巷陌,亦淋染了心情。

那时,爱未烬;那夜,更逗留。你决绝的转身,给无尽的烟雨夜,留下了孤独的影,和破碎的心。你一世英名,亦经不起,春归去的流水落花;你一生戎马,仍看不破,阑珊灯火处的情愫。岁月!爱情?十指相扣,有时,却怎么也扣不住天长地久。如果这就是爱情,我不懂得,是沉默,还是要痛哭。

曾经,一度地问自己,走过,笑过,哭过,路在何方?回忆已经走投无路。寻你,望断天涯;等你,地老天荒。或许遗憾是年轻的专有附属品,因我们指尖划过的故事太多太多,那纸空白也就千疮百孔,残败不堪。

微笑尚未启齿,眼泪已打湿青衫,只因了天涯沦落的相逢;厮守没有开始,那人就远走他乡,只为了温馨甜蜜的誓言。碧波里的寸寸柔情,清辉映掩下,缓缓流淌,如你,我把关乎你的一切镌刻心田,任凭一切去撕扯,去吞噬。

试图抹去,但平静的夜,再一次出卖了自己。梦里的你,是如此的清晰,自己,反而陌生,竟没有勇气去拥抱你,让漫长的夜黯淡。

擦肩而过的孤独,俗世红尘中,谁人能承担?曾经的以为,当时的寻常,于今却如此的慌张。那背影,模糊了街角寂静的路灯,或许,早已遗忘,但却逃不脱那红楚的眼眶。这沧桑尘寰,到底还需要多少人的眼泪去祭奠?

上一页12下一页 赞

保山工服制作

鹤壁制作西装

株洲制作工作服

三防特种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