锐钛型钛白粉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锐钛型钛白粉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骄傲这个维和女兵是咱山西姑娘【消息】

发布时间:2020-09-15 19:44:21 阅读: 来源:锐钛型钛白粉厂家

人物:徐子君

职业:维和部队女兵

引言

元旦前夕,长治市上党区的党政领导在节日慰问期间,专门来到东和乡曹家沟村,看望了在南苏丹维和部队执行任务的一位战士的家属。这位正在执行维和任务的姑娘叫徐子君,今年25岁,是2018年8月份选定的飞赴南苏丹(朱巴)执行维和任务的战士中唯一的山西姑娘。

一名普通的农家女孩是如何步入维和部队军营的?因徐子君远在朱巴执行任务,不便接打电话,1月6日,山西晚报记者来到长治市上党区东和乡曹家沟村她的家中,进行了实地探访。

特殊的家庭磨炼了她的意志

“送孩子出征的时候,我忍不住哭了,我确实很担心她的安全,但是一想到她是在报效祖国,我还是让她去了,叮嘱她常给家里报平安。”在曹家沟村东一处预制板厂院子里,面对山西晚报记者的采访,徐子君的母亲陈爱英的眼睛湿润了。

徐子君1993年出生,上有一个哥哥,叫徐子洋。父母在村里开了一家预制板厂,是周边小有名气的建材企业。兄妹俩在优越的家庭条件下健康成长。2008年,徐子君以优异的中考成绩考入长治市一中就读高中,哥哥徐子洋高中毕业后应征入伍。就在哥哥赴湖南怀化的途中,父亲突患脑溢血,不治身亡。突如其来的家庭变故,让刚刚40多岁的陈爱英措手不及。

哥哥远在他乡,安葬父亲、安慰母亲的重担一下子就落在了15岁的徐子君身上。通知亲朋、接待来客、披麻戴孝,昨天还在父母怀中撒娇的小子君一夜之间成长为一个大姑娘。懂事的子君尽量不在妈妈面前流一滴眼泪,夜深人静时才趴到爸爸的遗体边哭诉。

忙碌一周后,小子君重返校园。本以为紧张的学习能冲淡对父亲的思念,不承想,课上课下,脑子里只有父亲的音容笑貌。走神、分心,始终不能自拔。原本高分录取的优等生,结果高一期中、期末成绩直线下降,老师无奈、母亲担忧,各种思想开导无济于事。言语本来就不多的子君,变得更是沉默寡言。

着急的陈爱英找来丈夫生前好友闫俊兵、李河鸣商量子君问题。自从子君的父亲走后,闫俊兵夫妇主动承担起接送子君上下学的任务,李河鸣夫妇主动承担起陪伴陈爱英的任务。因为不想给孩子增加很重的学习负担,闫俊兵夫妇很少打听孩子的学习成绩,只管按时按点接送孩子到校到家。

“原来第一名,现在居然中等偏下,再不想办法,到了高二就真赶不上了。”陈爱英把担忧告诉了俊兵夫妇。“你看好自己的身体,闺女的思想工作我来做,她基础好,应该能赶上。”俊兵说。

懂事的子君,到了高二成绩果然好转,尤其到了高三,前十名的成绩几乎稳定。“不求孩子成才,能健康成人,有一个差不多点儿的将来我就心满意足了!”子君妈妈道出了心声。

偶然的机会让她步入军营

高中毕业后,徐子君以高出录取分数线30分的成绩进入山西农业大学学习会计专业。四年的大学生活,她的成绩一向优异,奖学金年年有,又勤工俭学,再加之从小到大攒下的压岁钱,学费、生活费几乎没有向母亲伸手要过。每次往家打电话,母亲都要问一句:“身上还有钱吗?”“有!妈别担心,饿不着、冻不着我!”小子君很是勤俭节约。

大学生活稍纵即逝。毕业回到家第二天,娘儿仨闲聊中,哥哥子洋的一句:“子君,报个名你也去当兵吧。”还没等妹妹反应过来,母亲马上说:“不行不行,女孩儿家当兵风吹日晒的太受罪,咱可不干那事儿!”没想到,这一提议,还真引起了子君的兴趣,“报就报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体检合格了就去,不合格我就继续复习考研、考公务员!”一听是试一试,没抱多大希望的母亲也就没再多言。

报名、体检期间,子君又申报了驾驶证考试。八月十五当天,母亲接到村委会通知,让其带上子君到长治军分区座谈。“呦?难道是真的录用了?”吃过中午饭,娘仨就乘车来到军分区。果不其然,大红榜上徐子君的名字赫然在列。

“女孩子可不去受那个罪,走,不参加座谈会了,咱回家!”“妈,进去看看吧,你的女儿能当一名女兵,英姿飒爽的也挺好的嘛!”“就是呀妈,女兵审核更严,这说明妹妹各个方面都很优秀。”在兄妹俩的死磨烂缠下,母亲同他们参加了军分区组织的新兵入伍前座谈会。

2015年9月12日,徐子君在母亲、哥哥及亲朋的欢送下,赴河北张家口驻军部队服兵役。皮肤晒得褪了皮、浑身上下都在痛,刚入新兵连时集训三个月的艰辛,几次都让徐子君有放弃军营生活,回家陪伴母亲的想法。但规定时间内从电话中听到母亲的声音,她就又暗下决心:“既然选择,就无怨无悔!”

两年新兵连,徐子君一直任班长。2017年,徐子君转士兵时,通过各项考试,她又以第一名的成绩优先录用。2018年,部队接上级命令,要在现役军人中挑选赴南苏丹(朱巴)维护和平的人选。徐子君是那届张家口步兵连中唯一一名大学生士兵,无论身体素质,还是知识架构,都是屈指可数的。8月,在全国第五批维和步兵营组建时,徐子君凭借出色条件入选,通过为期3个月的强化训练,正式成为维和任务女子步兵班中的一员。

徐子君报名参加了维和部队的严格测试。几天后,徐子君再次以高标准录用。母亲听到这个消息后,一度特别担心,她深知,执行维护和平的任务,很可能面临危险。但是,在部队领导和女儿的疏导下,陈爱英最终还是同意女儿再次出征远行。

陈爱英告诉山西晚报记者,2018年11月12日晚,徐子君作为首批队员从河南新郑国际机场飞赴任务区,在出征前的欢送会上,她特意赶到机场为女儿送行。看着身着迷彩服、头戴蓝色贝雷帽的女儿,陈爱英心中既有挂念又有骄傲。

成功的背后离不开坚强的母亲

徐子君作为我国赴南苏丹(朱巴)维和部队中的一员,是执行本次任务的全国14名女兵其中之一,也是山西唯一,这份光荣程度不言而喻。

徐子君能走到今天,除她付出比常人多百倍的努力外,与身后有一位坚强的母亲密不可分。

徐子君的母亲陈爱英今年52岁。2008年丈夫早逝后,在含辛茹苦带大两个孩子的同时,她还照顾着80多岁的婆婆,而且为了生计还苦心经营着与丈夫一起打拼的预制板厂。直到2018年,因为环保问题,厂子停产整顿,资金再紧张,十多年里她也没有赊欠过20多个工人一分钱的工资。面对丈夫生前留存的欠款条子,好多建筑材料卖出去后没有及时追回欠款,陈爱英找出联系方式,一家一家开始打电话。有的人同情、怜悯,有的人概不认账。这种情况下,她开始挨家挨户上门去要货款,整日在外奔波,来不及吃饭、喝水是常事。有一次去壶关县追要货款,为了见工头,她在工地足足等了一天,饿了渴了都以矿泉水充饥,回到家清理车厢,一数,这一天居然喝了20多瓶矿泉水。她说:“做人,本事大小,首先要讲诚信,没有诚信,一切免谈。”

生活的艰辛将本来性情软弱的母亲锤炼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“女汉子”。“我没有带给孩子们什么,只把坚强的一面带给了他们。”丈夫刚走时,她怕影响在部队儿子的情绪,整日把丈夫的手机充满电装在身上,只要儿子打电话,她就以“你爸爸手机落家了!”“你爸爸出去串门了!”“有人叫上你爸爸去打牌了!”“你爸爸和朋友去喝酒了!”“你爸爸睡着了!”等各种理由搪塞。直到半年后,她感觉实在瞒不住儿子了,才与好友走进部队,告诉了孩子实情。

陈爱英的倔强,深深地影响了子洋、子君兄妹俩。尤其是子君,“妈妈作为一个女人能干了男人的活儿,我也同样能干好!”这次徐子君在维和部队执行任务,主要担当步枪手的职责。为了练就本领,她每天在靶场苦练基本功,腿捆沙袋匍匐前进、调制水泥锻炼臂力,她是同营180名士兵中最努力、最上进的一个。

徐子君在南苏丹(朱巴)维和步兵营执行任务的时间是12个月,主要执行保护平民、联合国和人道主义救援工作人员,以及巡逻警戒、防卫护卫任务。2018年11月29日,上党区东和乡工作人员前往徐子君家中慰问,将一块“为祖国增光为家乡添彩”的光荣匾送至陈爱英手中,感谢她对女儿的培养与支持。

山西晚报记者 张文举 通讯员 牛晓婉

暗黑之光

诛神记正版官网

塔防西游记

天地道安卓版